Ofo赔钱出新招:押金可购物,耍流氓活下去?
Ofo赔钱出新招
作者: 晓说通信
2019-03-02 10:29:02
59.2K
[ 闻蜂导读 ] 共享单车ofo退押金问题持续数月,目前排队人数仍超过1000万,有媒体统计,ofo以每日8000笔的缓慢速度来算,押金全部退完大概需要5年。这不,交通运输部2月28日发声,督促相关运营企业畅通退押金渠道,优化退押金流程,加快线上退押金进度,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。

垂死挣扎的ofo也没闲着,上个月开始,就陆续有还没退押金的用户发现,ofo APP端正在测试“折扣商城”的功能,用户都可以选择将押金“升级”为金币,以一定的折扣价格在商城里买东西。

网上退押金遥遥无期,现在押金又变成了兑换金币可购物,当初收押金时的承诺呢,或许ofo已经顾不上这些了,哪怕是“跪”着,能活下去最要紧。

 

Ofo赔钱出新招:押金可购物,耍流氓活下去?

押金换成金币可买抽纸巾

有ofo的一位内部人士表示,ofo目前确实在测试折扣商城,现阶段还只是初步外测环节,只有部分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可以看到“折扣商城”的页面,全面外测之后,才会对所有还没退押金的用户放开。

申请退押金的用户可以选择将押金兑换成购物金币,99元押金可以兑换成等值于150元的购物金币,199元押金可以兑换成等值于300元的购物金币。用户选择兑换金币后,再次骑车也无需缴纳押金。

目前ofo折扣商城里可选的物品有40余种,包括抽纸巾、食品生鲜、酒水饮料、茶叶、化妆洗护等日常用品。所有商品都可以通过金币+现金的形式换购。商品价格目前基本与各大电商平台持平,如,京东淘宝标价为160元的一瓶法国进口红酒,用户可以以85个金币+75人民币购得。鉴于在把押金兑换到金币的环节是1:1.5的兑换,价格上确实也有一定优惠。

Ofo赔钱出新招:押金可购物,耍流氓活下去?
Ofo赔钱出新招:押金可购物,耍流氓活下去?

实际上,利用积分等既得“资产”来兑换购商品,早有先例。除了电信运营商外,饿了么、阿里等电商几年前就开始这么做了,有所不同的是,ofo此举目的更多的是想通过做电商的方式来解决用户的押金问题。

在“金币兑换规则”一项中,ofo提到这是一项单向操作,“若乙方将ofo平台的押金兑换成金币,则视为您放弃对押金的索取,ofo对您的骑行押金不再具有归还义务;且,押金一旦兑换成金币,即不可撤销,金币只能用于在折扣商城中进行消费,也不能提现。

对于还在排队申请退押金的ofo用户来说,虽然有点无奈,但好歹折扣商城也为用户提供了另一种选择。有内部人士称,公司现在希望的是有更多的品类和数量能够进入商城,“给用户更多的选择性,才能够促成他们愿意来交易”。

Ofo赔钱出新招:押金可购物,耍流氓活下去?

资本退却留下一地鸡毛

市场上绝大多数成功企业,背后都有资本助推的影子。资本如盘旋天空的鹰,时刻狩猎一个个有利可图的项目。共享单车应时出现,资金一波波争先恐后地涌进ofo的账户,据不完全统计,小黄车前前后后融资了将近40个亿。

然而以戴威为首的创始人们,都是初出茅庐的大学生,并没有太多商业运营的经验,也不熟悉资本运作,面对洪水般涌来的资金,难免有些无所适从,戴威自觉或不自觉卷入资本竞赛的惯性和洪流,ofo最辉煌的时候,小黄车的投放量达到了1000多万,ofo日订单量突破3200万单,在资本的助推下,ofo以无可复制的速度攀上巅峰。

小黄车在疯狂发展的背后也隐藏着众多危机,尤其内部管理风格的粗犷和铺张浪费惊人,媒体陆续爆出的消息触目惊心。

戴威在ofo内部管理上推行学生会模式,把自己北大学生会主席的那一套用在公司治理上,导致ofo管理松散、随意。有新闻提到“城市经理两万元以下出差费用,无人审核事项与费用的匹配性,可以随便找发票报销”,在ofo申请买车或做市场活动等大额资金支出审批特别简单,报销毫无难度。

有人质疑ofo盗损率过高,戴威的解决方案是造车解决。戴威的逻辑是“10辆车里坏了5辆,车损率是50%,100万辆车里坏了5万辆,车损率不就降下来了吗?”上海凤凰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,2017年ofo计划采购整车178万辆,当期确认收入59672万元,由此可以计算出,小黄车的成本约为335元,如果加上机械锁约20元,运输物流约15元,合计近400元。

“我们那时候觉得,投资的金额远大于我们需要的资金量。有资金积压太多,一下子使用不掉的情况。”一位ofo离钱很近的员工说。

正是有了源源不断的钱才疯狂花钱:一批车锁从北京邮到某一个地区,在根本没有时间要求的情况下,本可以走邮政等相对便宜的快递,但ofo绝对走顺丰;从2016年底至2017年,ofo仅花在市场推广的费用高达数亿元:1000万元签鹿晗做代言人、2000万元给一个卫星冠名、3000万元购买一家媒体做一年广告投放……

内部贪腐也愈发严重:有的城市主管用自己的朋友做供应商,把破车重组当作新车采购进来收取回扣,某城市车辆维修物资的供应商是维修仓库主管好友,把十年前的旧胎当做新胎卖给公司……

风光无限下这些“暗礁”都被掩盖,但小黄车发展一直都是靠融资在过日子,疯狂补贴、不断烧钱、盲目投放却未见盈利。正如胡玮炜曾说:“资本是助推你的,但是最后,其实你都得还回去。”当ofo被逐利的资本抛弃时,原本粗放的运营模式难以维继,公司资金链捉襟见肘。

如今,ofo面临的形势越发严峻,当初的疯狂投资已经变成了破铜烂铁,一边是10多亿金额的押金等待退还,另一边却持续几次被法院冻结资产,总数接近1亿元,官司不断:

2018年8月底,上海凤凰因货款支付问题,一纸诉状将ofo告上了法庭。

2019年9月,百世物流因“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”将其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。

2018年12月28日,法院冻结被告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ofo运营方)在招商银行的账号存款1370多万元。

2019年2月20日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付给天津飞鸽7271万元及违约金779万元,同时天津飞鸽申请冻结东峡大通8082万元财产。

据第三方平台不完全统计,与ofo关联的东峡大通、拜克洛克已共计收到64份裁判文书,涉及买卖合同纠纷、运输合同纠纷、服务合同纠纷、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等。就连戴威也上了老赖名单,成为失信被执行人,收到限制消费令。

如今过惯大把花钱日子的ofo也开始勒紧裤腰带硬撑:从去年下半年资金链屡次传出问题后,减产、裁员、搬家……ofo已经把节流做到了极致。

困兽犹斗:亟寻输血模式

去年11月28日,戴威在ofo一封公开信中写道:“在最困难的时候,我们仍需坚守信念,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,只要活着,我们就有希望。”戴威正努力向员工传达信心。

ofo走到现在,身陷复杂牌局是本因:“一票否决权”的问题、公司治理、成本控制、创始人经验、金融环境等,都是相关因素,但其中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不容忽视,那就是共享单车本身如果不能赚钱,它的商业模式是什么?残局已经造就,如何弥补?要自救,需要尽快找到盈利突破口。

ofo债务问题还未解决,用户押金的退还问题也渺茫无期,短时间之内既难拿到新的融资,也很难找到接盘者收购,是现阶段很难改变的事实,但发展五年来,ofo也积累了数千万用户,根据艾瑞APP指数,尽管ofo共享单车的月独立设备数在半年内从5815万下跌至2648万,仍然有不小的流量。

为了活下去,ofo也曾做过多种变现方案尝试。Ofo曾成立B2B部门,业务涵盖车身广告、APP端内广告等,尝试为金融平台导流,和P2P公司合作转化押金,ofo还上线了新闻流和小游戏,利用大量的流量来做内容,只是目前ofo尚未找到更有效的变现手段,这些方法最终均被证明无法快速让ofo从资金严重告急的困境中脱离出来。

对此,有用户表示:“ofo逼急了真是什么方法都敢想”。不过,留给ofo自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如果接下来再找不到变现方式,也没有资本进入,ofo可能将面临生死抉择。

“大家都在等结局,但是你以为你活到了最后一集,却一直是倒数第二集。”一位ofo离职的员工曾如此说。(小青桔)

相关文章

  •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看不清? 点击更换
  • 意见反馈
    意见反馈
    返回顶部